栏目导航

590444.com码神论坛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0090开奖直播 大红鹰论坛833995 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 556685.com www.80333.com
590444.com码神论坛

当前位置:主页 > 590444.com码神论坛 >

电视剧《暖阳》第一集

发布日期:2019-08-20 14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【镶嵌着“昊天汽配有限公司”大字的工厂门口慢慢进入镜头,只见人们满面笑容,出出进进,井然有序。后面的办公楼气势恢宏。

  【宽敞明亮的走廊内,一位身材高挑、容颜端庄、着装考究的女人笑意融融,气质非凡地款款走来,不时向身边经过的职员颔首示意。她是昊天汽配有限公司的老总李筱柔。

  【办公室里豪华气派,整洁亮丽。实木桌椅,气势斐然;木栽盆景,茁壮茂盛;书架上摆满各种书籍;柜子里陈列着奖状、奖杯。墙上一巨幅篆字,龙飞凤舞,银钩铁划,写就“事在人为”四字。李筱柔端坐桌前,批阅文件,态度严谨。

  李筱柔(OS):我叫李筱柔,从小求学国外,回国后女承母业接手公司,如今看它雄厚壮大,蒸蒸日上,一切安顺太平,谁又能想到三年前却被我折腾的一塌糊涂,差点儿倒闭关门。能够东山再起,重整雄风,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,他是原来我的司机,现在已经成了我的老公。

  【暖意融融的大棚内种植着绿油油的西红柿,宛若初夏,黄色的花朵下,已然结出鲜红娇嫩的果子,形如玛瑙。一位身材挺拔、相貌英俊、憨厚的男子手持一枚果实,正在态度严肃地讲解着什么,他身旁站立着几位年轻人,聚精会神的聆听。随着镜头的下移,我们从他卷起的裤腿可以看到,他的右腿安装的是假肢,他正是本剧的主人公魏冬阳。

  李筱柔(OS):他就是我的老公,这个其貌不扬还是个残疾的男人怎么看也和我这个堂堂公司老总、资历深厚的“海归”门不当、户不对。大家一定纳闷我俩怎么走到一起,成了夫妻?这可就“小孩没娘,说来话长”了。

  【喜悦楼饭店古色古香,上下两层,格局设计巧妙,极具特色。两旁黑漆门柱之上,朱红写就对联“美味招来云外客,清香引出洞中仙”,顶上一幅巨匾,描龙画风般写着“喜悦楼”三个大字。正值午时,宾客络绎不绝,人来人往,迎宾人员应接不暇,从门外可以看到,大厅里,食客众多,觥筹交错,人声鼎沸,服务员小跑儿传菜,生意甚是红火。

  【桌上摆满了菜肴,家常小炒、鱼虾俱全,还有两瓶酒。菜已上齐却无人动筷。主座上坐着魏冬阳,旁边是他父亲魏老三,再往下是后母于凤娇,同父异母妹妹魏夏雨。客座上空无一人。

  【魏冬阳不时看表,魏老三和魏夏雨不时看看门口。于凤娇横斜着眼,磕着瓜子,满面怒容,嘴里叨叨不停。

  于凤娇:他赵秃子就是给脸不要脸,这都几点了,可算是有人请他一回了,瞧把他得瑟的,是不是还得雇顶轿子抬他个老王八蛋去。

  于凤娇:废话!谁像你,长嘴就光知道个吃?我就看不惯他那小人样儿,站起来没头驴高还请他吃饭,吃个屁!

  魏夏雨(生气地):妈你有完没完了,听听你嘴里都说的些什么啊,咱能不能有点素质。

  于凤娇:素质,啥素质?你妈活这么大,就不知道素质俩字咋写。跟赵秃子那样的人能玩有素质的吗?哎,哎,等他老王八蛋来了,看他说啥,你们都不许吱声,他要是真提涨彩礼的事儿,我来对付,让他也知道知道我“小辣椒”不是吃素的。

  魏冬阳(不悦地):行了,于姨!又是驴啊又是王八蛋的,赶紧歇会吧,你又不是不知道赵叔是个啥人,非跟他计较什么。

  于凤娇:就你好,跟谁都不计较。忘了你当年和赵秀儿搞对象,赵秃子给你俩左栏右挡了?还赵叔赵叔的,叫的挺亲。

  魏冬阳(恼怒地):怎么还扯那儿去了?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提它干嘛?您就踏实等会得了。

  【于凤娇见魏冬阳动怒,不再说话,狠狠白他一眼,嘴里小声暗骂,不再说线 赵秃子家/赵秃子卧室 日/内

  【赵秃子(大名:赵德才)家是一套80年代建造的二居室,陈旧不堪,屋里陈设破旧不堪,一套布木结合的沙发,褪洗的看不出颜色;一张老式的衣柜中间镶嵌一面穿衣镜,赵秃子正站在镜子前面试穿一件老式中山装,旁边的桌子上一台老式收音机正播放着戏曲“沙家浜”,赵秃子嘴里随着节奏哼的起劲儿。

  赵秀妈(OS):不用看我都知道,指定是那件中山装,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拉什么屎,一有点儿事,准把那破玩意套身上。

  赵秃子:吵吵啥,吵吵啥,这打扮咋啦?哪位国家领导人出席正式场合的时候不穿中山装,这才体现你爹对这事的重视,不能让魏家小瞧了咱。

  赵秀:就您这扮相儿,估计大瞧不了,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呢。哎呀,别照了,快点儿的吧,这都几点了,就魏冬阳那后妈,您又不是不知道,又该挑刺儿了。

  赵秃子:行了,催啥催,还没过门子就胳膊肘子往外拐向着别人,这事儿哪有女方家上赶着的,丫头片子屁都不懂。于凤娇咋啦,怕她干啥,还能把咱吃了?

  赵秀妈:嗨,嗨,还去不去?去就赶紧的,不去我好接着洗衣服去,都是街坊邻居的拿什么谱儿,让人家说三道四。别照了,老模儿磕碜眼的还能照出花儿来。

  赵秃子:就你们俩啊,头发长见识短,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,走,走,点儿差不多了,出发!闺女,去门口叫辆出租车。

  赵秀:爸,我就纳闷,您这一天扣扣索索,累不累,能省几个钱。妈你也是,就不能好好管管他,给他买几件好点儿的衣服。

  赵秀妈:管,咋管。牛不喝水强按头啊。没用,狗改不了吃屎,鸭子改不了嘎嘎。还买衣服,一听一件褂子好几百,吓得马上抽。

  赵秃子:那叫扣儿吗,那是勤俭持家,咱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现在一件破褂子,质量不行吧,价儿可真敢要,谁买谁上当。

  赵秀妈:啊,对,您说的对,美德,你就穿着中山装美吧啊。哎,对了啊,到哪儿你别给我惹事啊,痛痛快快定个日子,抓紧时间给孩子们办了。

  赵秃子:啥十四?哪回打车到这都没超过十块钱去,到你这十四,蒙我呢?给,十块钱。

  司机:哎,哎,赵叔,赵叔。这老家伙,怪不得人背后都骂他,真是又抠门儿又无赖。

  【赵秃子一家推门进来,魏老三、魏冬阳、魏夏雨赶紧起身相迎,客气礼让。于凤娇面无表情,慢悠悠站起身,冷脸相待。赵秃子看她一眼,三人坐在客座。

  于凤娇(阴阳怪气地):您这贵客请一回真是难啊,下回我得提前雇顶八抬大轿。

  赵秀妈:哎呀,真是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,看我们夏雨长得真是水灵,赶明婶子得给你张罗个好人家儿。

  魏夏雨(羞涩地):哪有,婶子别听秀姐瞎说,就是普通朋友,大学同学,不是本地人。

  赵秀妈:哦,这有啥不好意思的,现在年轻人都时兴自己搞对象,不兴介绍了,对吧,凤娇。

  【病床上躺着一位消瘦、憔悴、白发苍苍、慈眉善目的老人,身着病服,身上遍插各种治疗设施,旁边的检测仪器“滴滴”作响。她是昊天汽车配件有限公司的老总程淑惠。旁边陪护的是一位精神炯烁,睿智历练的老者,头发灰白,他叫马庆候,是和程淑惠一路打拼了过来的老战友,现在是公司市场部的经理,此刻面呈担忧之色。

  程淑惠:我就知道没得治了,我自己的身体还不清楚?年轻的时候,光顾着忙厂子了,哪顾得上它,谁知道这点儿小病,还真能要人命。

  程淑惠(苦笑摇头);不治了,我用了钱就得影响了公司准备投产的新项目。不能因为我耽误了大伙儿。

  马庆候(急切地):不治怎么行,有希望咱就不能放弃啊。再者说,公司是您的,怎么不能用钱?新项目延后一段时间投产,大伙儿也都会理解的。

  程淑惠(不悦地):我说过多少遍了,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,那是大伙儿一起努力打拼起来的,是大家的饭碗。新项目哪能延后,一延后,肉就被别人吃嘴里了。要是新项目成功了,大家伙儿的饭碗里就能多添几块肉。可就我这情况,再砸多少钱也得打水漂。

  马庆候:哎,小赵,赶紧开车去喜悦楼把你们班长接上,来趟医院,就说有急事。

  魏冬阳:赵叔,赵婶儿,我爸老实人,不大会说话,您二老别介意。我就带他发言了,前两天就通知二位了,今儿大伙儿凑一块儿,你们做长辈的给选个日子,把我和秀儿的事儿办了。

  【赵秀怒视嗔怪父亲,赵秃子看她一眼,置之不理。赵秀妈也暗中在桌下踢他一脚。

  赵秃子(瞪她一眼):老魏,冬阳和我们家秀儿都老大不小了,算得上是大龄青年了。前几年我就催着他们俩结婚,可你们家一直不表态。说实话,也就是东阳这孩子,打小我看着长起来的,懂事儿,实诚,要不就凭我们家秀儿,找啥样的找不找,干嘛非在一棵树上吊死,对不对?

  赵秃子:日子订完了,我再说一下彩礼的事。咱们两家订婚的时候是两年前,那时候结婚的彩礼钱市场价是六万六,可现在物价飞涨,没有不涨钱的东西,你们出去打听打听,现在的市场价可是八万八,先小人后君子,我得把这事说在前头,你们也好做安排。

  于凤娇(愤怒地):赵秃子,你这算盘打的够精啊,之前就有人告诉我说你要出坏水儿,我还不信,敢情还真有这出儿。他们俩好了也不是一天半天了,这你不是不知道,马上生米煮成熟饭了,你出这幺蛾子,下手儿够狠的啊。

  赵秃子:感情归感情,钱归钱,我就这么一个闺女,养这么大,不能白给了你们魏家,总不能嫁出去个闺女,我还拉一屁股债吧。

  于凤娇:你少给我这装孙子,嘴上满口仁义道德,一肚子男盗女娼。还打听去,打听个屁,就咱这屁大点儿的小地方,啥事能瞒得了我小辣椒,我就没听说过彩礼钱还有固定数目的,秀儿说的没错儿,你纯粹就是卖闺女。

  赵秃子(急眼):卖不卖闺女那是我的事儿,用不着你操心。现在东西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,不给钱拿什么办嫁妆。钱不够,啥都买不着,不得让人看笑话。

  于凤娇(冷笑地):哼哼,我算看出来了,赵秃子,你是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,舍不得出钱,还得办好嫁妆,给自己涨脸。我告诉你,别做梦了,彩礼钱就是六万六,多一分都没有。

  赵秃子:小辣椒,你别他娘的给脸不要脸,当老子吃素的呢,八万八,少一分,甭想娶走我闺女。

  魏冬阳:行了,别吵吵了,别说赵叔、于姨你俩个不高,声儿还挺大,隔墙有耳,不怕人家笑话啊,不嫌丢人?这事这样……

  魏冬阳:赵叔,婶儿,你们继续吃好喝好,我公司有点急事,得赶紧赶过去。爸,于姨,你们替我招呼好啊,那个彩礼的事,我同意了,只要能把秀儿娶回家,火车道我都敢趴,走了啊。

  【魏冬阳说完,转身走了。赵秃子满面胜利的喜悦笑容,招呼魏老三喝酒吃菜,不亦乐乎。于凤娇脸色阴郁,怒气冲冲。

  赵秃子:哎呀,嘿嘿,要不说我就相中冬阳这小子了,就是懂事儿,人实在,又爽快,还幽默,小嘴巴巴的,你没听,为了秀儿还敢趴火车道呢,对吧老魏。来来来,咱老哥俩走一个。

  于凤娇:喝什么喝,这酒你还喝的下去。你也别吃了,走!那小子不是本事大吗,以后要再有事,让他自己解决啊,老娘没空伺候他。

  【魏冬阳从车里下来,愁容满面的马庆候在医院门口,反复徘徊,不住地唉声叹气,魏冬阳赶紧跑过去。

  马庆候(点头哀叹):唉!今儿大夫找我了,说程总的病没啥好办法,看情形,我估摸够呛了。

  魏冬阳(吃惊地):啥,这么严重?前一段还好好的呢,我还带她去和客户唱歌,跳舞扭得欢实着呢。程总知道了吗?

  马庆候:嗨,她这病不是一天两天了,一拖再拖的给耽误了。她今儿问我了,我都告诉她了。

  马庆候:这正是我要找你商量的。大夫说除非采取手术治疗,可能还有一丝希望,不过费用最少得需要四十万。我告诉程总了,说不用考虑费用的事,先从公司拿,把新项目的事往后拖一拖,可她说不能耽误大伙儿的饭碗,不用浪费钱了,决定放弃治疗。

  马庆候:怎么不劝,可就她那个犟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她认准的事,谁能改得了?我话没说完呢,就把我撵出来了,让我把你叫来,说找咱俩有事。

  魏冬阳:走,咱赶紧过去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只要有希望,多少钱都得治,哪能放弃?命重要,钱重要?

  【魏家是套二室一厅,收拾的一尘不染,干净清新,阳台上摆放一溜花盆儿,初开绽放,艳丽非常。一个鸟笼内,两只翠黄鸟儿,啁啾鸣叫,好不惬意。于凤娇三人进屋,她脱掉外套,狠命砸在沙发上,仍旧气愤难平。走到桌前,端起水杯,咕咚咕咚灌下两杯水。

  于凤娇:还不至于,啥至于?非得骑你脖子上拉屎才叫至于啊。我告诉你我现在不生赵秃子的气,我生你那宝贝儿子的气,什么玩意儿?

  于凤娇:你说他咋招我了?他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是没爹还是没妈?也不跟家里人商量一下,明知道赵秃子耍赖,还痛痛快快答应人家,不是傻是啥?

  魏夏雨:他那是不想让秀儿姐跟着为难,再说赵秃子就那样的人,因为这事跟他没完没了的,那婚还结不结了?

  于凤娇:行,你们全对,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儿,行了吧。以后啊,爱什么样儿什么样儿,被人欺负成啥也跟我没关系,他不是不让我管了吗?那我就甩手掌柜的,啥事也别找我。老娘天天伺候老的,照顾小的,连个妈都混不上,图啥?

  于凤娇:废话,还不让人说话了。魏老三,你摸着良心说,我于凤娇进你们魏家多少年了,没功劳也有苦劳吧,他魏冬阳叫过我一声妈吗?

  于凤娇:瞎溜达啥,有时间去找人家三胖子吃吃饭啥的,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。

  于凤娇:浇你的花儿,可不,像你三棍子打不出个囫囵屁,能累得了?这会儿,赵秃子肯定在哪儿哼着曲儿大吃大喝呢,这老王八蛋,想想我就一肚子火,不行,还得来杯水,接着灭火儿。654777.com奇人码王高手轮坛